主治范围:

心脏神经症 胸闷气短 频发早搏 阵发室上速 房颤 窦性心动过速 冠心病

【病例】心脏神经症患者治疗实录!(终结版)

患者男,42岁,典型的心脏神经症患者。

话说患者3年前开始,经常有胸闷,心慌,心里发空,头晕,嗓子眼儿有一团气儿顶着,也有胸疼,前胸后背都疼,每次发作都有,几乎每天都发作,每次发作就要半小时或一两个小时,生气会发作,高兴会发作,喝酒会发作,不生气不高兴不喝酒的时候也发作,基本上是有诱因肯定发作,没有诱因也发作。

每次发作的时候,患者都有濒死感,也就是觉得自己要不行了,所以这三年来,患者不敢一个人待着,要么老婆在身边,要么司机在身边,就怕发病的时候身边没人出危险。

患者是做生意的,有钱,也有一定资源。所以就开始了频频求医路。

首先是大医院,301,阜外,检查心电图没有缺血,没有心律失常,除外胃病,除外胃食管反流,总之心脏神经症诊断明确。医院给开了倍他乐克,吃了无效。

然后患者就频繁求助于中医,因为患者有钱,病情又痛苦,所以到处找有名的中医,他有个标准,就是诊费低于两万的中医他就不看,认为没有本事。反正是听说有哪个中医厉害,收费高,他就去,不知道到底找过几个,较终也没有效果。

患者认识我的大学同学,还是认识两个,一个在河北某三甲医院当主任,一个在北京某著名三甲大医院心内科,我这两位同学就成了这患者的倾诉对象,成了救星,当然了也救不了,不过是一难受就打电话咨询,因为他们是好朋友,所以患者只能有事儿就找他们,但我同学也解决不了,所以也挺痛苦。

2013年,由于患者持续难受,所以去上述北京大医院做了个冠脉造影,发现有一个小血管狭窄40%,按照西医观点,狭窄大于75%才考虑做支架,这个事儿医生也和患者讲明白了,但是有一个问题,就是患者的这些难受症状到底怎么来的呢?是不是这个40%狭窄造成的呢?到最后,这家医院和患者商量,考虑还是狭窄造成的,所以考虑放个支架,患者一咬牙(不是心疼钱,是害怕手术),放了一个支架!

放完支架。毫不见效。和没放一样。

患者继续“骚扰”我的这两个同学……

2014年6月某一天,同学问我心脏神经症能不能治?我说能治啊!网站不是写着了吗,专治啊!同学又问效果怎样,说是一个哥们。我说效果很好啊。同学又问有多好?我说那怎么说啊?90%以上的都不错,但我又不能他肯定好!

行善堂碰到很多上来就问包好的吗,说不包好就不治,我们说不包好!不想治就不治!这样也走了不少患者。走就走吧,这是人的自由。不过以我的智力水平来判断,治病说包好的只有两种情况:第一是游医;第二是骗子。前者治完就走了,虽然不见得故意骗你,但较起码不用负责任,因为你找不到他了;后者就不用讲了。我们很纳闷儿,出于什么思维逻辑要求包好呢?

实际上,行善堂治疗心脏病的见效率接近高,连续几个月百发百中,但肯定会有无效的,只是这个无效的不知道哪天碰上。

我同学把行善堂介绍给了这个朋友,朋友当天打电话咨询,第三天人就过来了,当面咨询了半天,不是很相信,然后没治,走了。

又过了3天,这位朋友突然打电话,要求过来治!说这几天连续发作,实在受不了了!

……

行善堂的治疗技术是以“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”为主,加吃药。这个技术的难点是位置的拿捏和变化,其实在外行眼里看来不算复杂,也不算手术,说白了也就是扎几针,不疼(不是一点儿不疼,而是比肌肉注射要疼得轻,较小的做过4岁的小男孩)。

治疗过程不表,治疗完拿药,走人。

……

一星期后患者回来拿药,因为患者要求代煎,当时天气热怕煎多了坏掉,只开了一星期的药。

回来说:回去以后再也没法做过!真神了!

20多天后,患者喝了一次酒,喝了不少,第二天电话说有点难受,但和没治前是天壤之别。

28天时患者回来治第二次,说嗓子有些发酸,发空,但不厉害。学西医的朋友不要认为他是什么食管反流之类的,他不是。

第二次治疗。

治疗完毕完全没事了。

第二次治疗后的10多天时,他喝了一次大酒,两个人喝了30瓶啤酒加一瓶白酒!没事!

行善堂治疗这个病是三次一个疗程,绝大部分患者有三次就能搞定,这个患者两个月后回来,说不想治了,好了还治他干嘛?

说明一下,这位朋友有钱,但他害怕扎针,原来痛不欲生,怎么治都行,现在没事了,就不想扎了。其实扎几下真的不疼,我们用的是无痛进针法,好多人进针都没有感觉,行善堂值得患者中,有4岁的,6岁的,7岁半的,9岁的,当然了,都是比较坚强的男孩。

关于病情,我们心里有数,治病和打仗一样,宜将剩勇追穷寇,还是巩固一下比较好。简单和他说明了一下,他就同意了,又做了第三次治疗。

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在这几个月里,这位患者介绍了4拨朋友来治病,什么叫4拨?就是他介绍了几个人,这几个人效果不错也又介绍了几个人,后边这几个人又介绍了几个人,这些人包括东北的,鄂尔多斯的,唐山的,涿州的,北京的,有企业家,有市长。好在效果都非常好,没丢人,没辜负他们的信任。

后记:心脏神经症是个西医的病名,如果有一切心脏病症状(心慌气短胸疼等),但冠脉造影没有事儿,或者没有大事儿(比如冠脉狭窄20%),西医就会诊断为“心脏神经症”,但西医没有好办法,只是给抗抑郁的药,主要是百忧解和黛力新,但这两种药对肝脏都有副作用,也都不能根治。

北京行善堂中医诊所治疗这个病是用中西医结合来治的,诊断上参照西医,治疗上侧重中医。中医治病本来就很神奇,这个神奇自古有之,不是指某个具体中医大夫,而是指中医医术的精髓,而我们恰好会那么一点点儿。

行善堂微信公众号:行善堂中医

【病例】心脏神经症患者治疗实录!(终结版)

点击咨询我的病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