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治范围:

心脏神经症 胸闷气短 频发早搏 阵发室上速 房颤 窦性心动过速 冠心病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关注 >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
有些事不是黑幕,是业内公开的共识,但 没有人告诉你;

有些事不是秘密,但大多数人还不知道, 没有人告诉你;

有些事不是不愿意告诉你,是太麻烦,结果 还是没有人告诉你。

今天, 我告诉你!

——馬宝琳

第一节 这才是医学的真相

1971年10月,屠呦呦从青蒿叶子中成功提取青蒿素,并且青蒿素这 个药卖了很多年。但是,如果今年屠呦呦没获诺贝尔奖,你还是不知道 (行善堂使用的、我独家研发的疗法有太多的人不知道啊)。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
(真相一直都存在,只是没有人告诉你,而你认为的真相往往是错的。 ——馬宝琳)

话说天下大势,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。

这跟厄尔尼诺没有关系,和南极冰川融化也没有关系,这是政治经济学。大致上,政治清明则经济发达,经济发达则文化强盛(当然有钱了军事也厉害,军事就是烧钱啊),文化强盛的标志就是“我信我的话,你也要信我的话”。

医学作为文化的一部分,也是如此。这里先不探讨医学到底是科学还是哲学还是文化,差不多,要不联合国怎么有个“科教文卫”组织?

医学上不是西医和东医,而是西医和中医,这事倒也简单。

因为东洋人在秦汉时期从中国学了中医以后,一直当做宝贝,并且认祖归宗的把中医叫做汉方医学。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(日本汉方医学)

当然也有插曲:

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后开始学习西方,顺手差点把汉方医学给灭了(汉方医馆被封,从法律上给“办”了)。但后来,以老年疾病为主的疑难病症越来越多,西医对此束手无策,且西药对人体副作用大,价格昂贵,因而汉方医药又逐渐兴起(多眼熟的情景啊)。

1976年,日本厚生劳动省确立了汉方药医疗保险适用制度,即批准可以使用中国《伤寒杂病论》中的210个古方汉方生产汉方药,汉方药产业随之得到迅猛发展。

日本人当学生是历来刻苦的,不但刻苦,还识货。人家现在用的全是中国古代最好的方子,以及最好的饮片,也就是药材好。我们行善堂原来想从日本进货,后来发现不行,国家规定只能从北京的饮片公司进。这就不多说了。

不论中医西医,都是为了治病,有共同的目标,干嘛非要分个谁是正宗呢?

你说对了!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(希波克拉底)

很久很久以前,西医和中医很多观点差不多,

比如:西医之父希波克拉底就强调心与身(身心医学)、人体与自然的相互联系(虚实寒热表里),关注病人而不是疾病(整体论治),强调的是病人和医生之间的主动合作(医患沟通,共同努力对付疾病)。

另外,这老爷子还因地制宜用当地最常见的橄榄油治病(老 中医),他还会260个药方,肯定也是中药。因为这老爷子生活在 2000多年前(公元前460年—前370年),那时候没有X光,没有化学合成,没有不锈钢(做不了现在的手术刀),没有电(现在几乎所有的检查设备都要有电才行)。

所以,老爷子是个纯粹的“老中医”。

中国当然更厉害。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
《黄帝内经》

《黄帝内经》在大约2000年前的秦汉时期 就写出来了,这本书可不是简单的橄榄油治病和260个药方,而是涉及医学、天文学、地理学、人类学、社会学、生态学等各项人类所获的科学成就。

单说医学,也很厉害,因为这本书分别从阴阳五行、天人相应、五运六气、脏腑经络、病机、诊法、治则、针灸等方面,结合当时哲学和自然科学的成就,作出了比较系统的理论概括。

这本书现在书店里都有,写的也比较通俗,建议40岁以上的人都买一本看看。年龄太小的人对生活感悟不够深,意思能看明白,但道理领悟不了。

从中医的《黄帝内经》出现,以及差不多时代的西医之父希 波克拉底之后的2000多年,全世界老百姓的健康就是靠中国的中医和西方的(和中医观点差不多的)西医来保护。

历史到了17世纪,18世纪,19世纪,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。

这个改变可以说是天翻地覆,就在这三百年中。

这三百年正好是我国的清朝这段时间(清朝生于1636年,卒于 1912年)。

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?

西洋开始了文艺复兴、工业革命,研究了很多物理化学电灯电报,发明很多仪器设备,最主要的是枪炮火药,成为了列强!

医学上,他们学会了提取和合成。19世纪初期,学会了从植 物里提取有效成分;19世纪末,合成了阿司匹林!

当然,他们的医学生虽然还承认希波克拉底是他们的医学之 父,但医学方向已经变成了:仪器检查+化学药物+手术刀,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现在的西医路子。

这种现代西医在清初的时候就传到了中国,但始终也发展不起来,为什么呢?因为它效果一般般,老百姓不认,况且当时清朝在过小日子,这小日子有个什么特点呢?养生、预防、慢性病为主。

事实上,晚清的中医是非常非常厉害的,有很多牛人,这里暂且不表,您只要知道,中国几千年来一直靠中医治病就行。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
总之,就像电影《智取威虎山》里座山雕的口头禅一样,一个字:西医刚进中国时的处境无比艰难。

但这时候,鸦片战争打响了!

历史证明,多么灿烂的文化,也禁不住枪炮轰炸。

清朝一下子给打趴下了,人趴下不要紧,为了躲避子弹可以趴下,但是趴下的不仅仅是肉身,还有自信,自信被打没了!

你说你牛,那你为什么打不过人家?你既然打不过人家,肯定是不牛。你说的话肯定是不对的,你坚信的东西肯定是荒唐的!

这就像足球教练,你踢赢了,说的梦话都是经验;你踢输了,说的经验都是屁话!明明是同一个教练,前后的差异怎么就这么大呢?

其实,文化和军事往往成反比,最起码在冷兵器时代是这样的。

只要略微看看历史课外书,注意是课外书,你就会发现,任何一个朝代,一般都是没文化的穷人率先起义,越穷越能打(敢玩命啊),打胜了以后恢复生产,开荒减税,鼓励生孩子,然后强盛,威服四海,然后文化繁荣。

什么是文化?就是吃喝玩乐、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、外加根据自己兴趣搞研究(包括医学研究)。

就一个字:一身武功,被文化""了!

然后被没文化的穷人打败,开始下一个循环。

光被打没了自信还不算,连续百十年的战乱也让西医大显身手,包扎、输血、手术、抗生素!抗生素就是神药啊!就连手撕鬼子的电视剧里照样需要青霉

素!就酱紫,西医成了神话。

这些还不足以让中医沦陷,因为老百姓千百年来就是靠中医治病,老百姓相信中医。群众的眼睛在涉及自身利益和感受的时候都是雪亮的。

但从民国时开始,很多说话管事的大佬就想立法灭了中医,要把不能打胜仗的文化垃圾全废了(医生又不是管打仗的,大哥你咋想的)。还好,没真灭掉(想想东洋邻居,多么的似曾相识啊)。

进入20世纪以后,情况基本更容易了解了,抗战、新中国、改革开放、买洋货、学英语……现在,西医进入绝对的鼎盛时期,所有的中医院也都西化了。

中医大夫,有;有中医思维的中医大夫,很少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历史不能重来。我一直在想,当年郑和率领全球第一的无敌舰队下西洋时,如果不仅仅是宣扬大明威德“且欲耀兵异域,示中国富强”,而是所到之处就把他们直接胖揍一顿……

可能就把他们的工业革命打没了,或者晚上几十年、上百年,也就不会有晚清的八国联军进中国,世界的格局将有大不同,医学的发展史可能也大不一样。

因为,虽然科学是游离于政治经济的一种独立存在,但对科学结论的认识和认可从来都是依附于政治经济和军事的。谁有钱、谁能打,人们一般都认为谁说的对,尽管这个有钱又能打的人不懂科学。

历史不能重来,但历史经常再现。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
现在,国家鼓励中医发展,《中医药法》将在今年出台!

……

二十多年来,我不断的产生了很多困惑,

比如说:

哥白尼为什么会被烧死?

牛顿为什么最后信了神学?

比如说:

古代中国为什么会有不少百岁老人?

没有抗生素的时代是怎么治病的?

比如说:

西医越来越高级,为什么人还是要死?

美国和欧洲的指南(医学治疗指南)观点截然相反,我到底听谁的?

比如说:

现在太多太多的慢性病,难道就要吃一辈子药?

现在太多太多的病人去医院看病,但医院检查完了说“没病”,到底是这些病人“有病”没事跑医院说难受,还是医院看不出来?

比如说:

到底是脑子想事还是心里想事,如果是脑子想事,为什么我们碰到“心事”时会“心累”,会“心塞”?

为什么胸闷胸疼、心慌气短,医院做了冠脉造影说没有心脏病,这到底有没有心脏病?

为什么冠心病放了支架还难受?

没有支架和搭桥的时候,心脏病治疗效果怎么样?

经过多年思索和临床实践,上述很多问题已经有了答案,我将在本书中一一道来。

行善堂马宝琳《中医治心脏》连载(2)这才是医学的真相!

↑ 胡大一教授为《中医治心脏》题词!

作者简介:

马宝琳,世代中医,西医硕士,我国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嫡传弟子,曾在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和北京同仁医院心脏中心工作,是较早掌握心脏支架、起搏器植入、射频消融术的专家之一。

目前为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中医诊所创始人;中国抗衰老促进会慢病防控工作委员会 常务委员;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预防与康复专委会 委员;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健康与公共传播分会 副会长......

特别提醒:本文取自马宝琳新书《中医治心脏》。转载或摘录任何文字请注明“版权归作者马宝琳所有,来源马宝琳著作《中医治心脏》;转载仅作分享,勿作其他用途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”

(如想申请连载权限,请致电400-101-8857,微信号:行善堂心脏专科)

点击咨询我的病情

央视网专访行善堂中医马宝琳和胡大一教授

中医治心脏病